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请注册或登录会员!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行业新闻

做好阅读推广,向他们学什么?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7月5日 已被浏览 301
  

           做好阅读推广,向他们学什么?

   

    在信息时代的大环境下,图书馆服务从“以书为中心”日益发展为“以人为中心”。阅读推广也从“自发的、零星的、补充式的图书馆服务,发展为图书馆服务中最具活力的、充分体现图书馆核心价值的自觉的图书馆服务”。

  我国阅读推广活动形成规模化的时间较晚。虽然近年来各地活动开展如火如荼,仍存在不少需要改进的方面,如:内容上重人文轻科技、重历史轻艺术,对视野开阔大有裨益的领域(心理学、社会学、信息素养教育、阅读方法、职业技能等)少有涉足;形式上讲座多交流少,大众“创造性”的体验不足,社会覆盖面不够等。除此之外,在机构设置、社会合作、重视评估等方面也有所欠缺。以下根据相关文献爬梳了一些国外和我国港台地区阅读推广的成功案例,以期与大家分享。

  新加坡公共图书馆的机构设置独特,最大限度地做到了统一管理、分工明确,凸显了阅读推广活动的功能。由公共图书馆总部统筹图书馆服务与管理、阅读活动推广与发展等核心业务,图书采选、编目、加工和典藏工作由总部下设的图书馆资源供应中心承担。国家图书馆的藏书概不外借,且负责全国的咨询业务;公共馆所有藏书都可以外借,且不留库本,各个公共图书馆更像是一个个基层服务网点,负责执行和运营,借还服务和讲座活动等场地服务排第一位。

  美国的阅读推广活动注重评估、合作、读者创造。如特色项目“一书一芝加哥”,该活动在组织策划上,注重合作、覆盖面、社会参与度等要素,在执行过程中,注重前期评估社会热点,及时进行项目流程优化;又如美国的弗里斯科公共图书馆的“孤星故事节”项目,要求参赛者必须口述参赛故事,不得照搬书本,让读者深度参与,这些特点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无独有偶,日本的阅读推广通过细分读者群,以“读者书评”的方式,巧妙地凸显了读者评估在兴趣聚焦上的作用,给读者提供了一种“创造”体验,从而大大激发了参与者的阅读兴趣。较有影响力的是“书评汇”活动,参与者各带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按顺序进行书评介绍,互相交流,按多数人的意见评选出最值得一读的图书,再进一步开展精读。

  另外,国外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已向“联合与共享”发展:“慕课(免费的大众在线开放课程)倡导信息共享和教育公平,这与公共图书馆的宗旨一致。2014年2月,大英图书馆率先提供慕课服务;美国洛杉矶公共图书馆已将慕课服务纳入最基础服务计划,将努力打造成家庭作业、读写能力、在线辅导和慕课学习的支撑中心”,不断扩展“阅读推广”领域。

  相较于以上做法,我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的阅读推广更为重视教育阵地。香港公共馆重视填补学校教育中的阅读“留白”。通过“阅读大使计划”来促进阅读乐趣的培养,“为学校提供建议运作形式、资源,为阅读大使提供培训等,图书馆的身份已经从包揽一切的“号召人”,转变成了“参考咨询者”“资助者”,实现公共图书馆和学校教育优势互补。台湾公共馆的阅读推广则立足于公共文化教育,弥补“长期以来只重视英语和国语,许多社区与家庭已失去传承本土语言条件”的空白,发起了以图书馆为传递语言及文化的媒介,“培训有语言能力及文化资本的志工的活动,使其为社区或图书馆进行本土语言教学”,既有沟通交流的意义,又达到了保存文化的目的。

  总之,图书馆作为“自我教育”的忠诚坚守者,拓展大众的认知边界、倡导非功利阅读、情感陶冶是其责无旁贷的使命。这项使命在“工具理性”至上的当代社会,被浓缩成以“阅读推广”为口号的一系列活动。为了更好地完成图书馆的服务使命,我们需要不断提升馆员自身的知识服务能力、广泛借鉴成功案例,扩展“阅读推广”服务,不断丰富读者的阅读体验。


客服信箱:bjwb2006@126.com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6-1188-97  
公司地址:北京朝阳区王四营观音堂文化大道168号2-22  邮编:100026  
Copyright© ©北京万博书香文化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3072号网站技术支持: 圣辉友联